咸鱼楽

本命cp:aph黑白菊 刀男冲田组

病気


本田菊生病了。
不知从何时开始,菊总做那个奇怪的梦:漂浮在寒冷彻骨的水中,四周是无边的黑暗和虚无。
不知从何时开始,菊渐渐记不清过去的事情了。他记得很久很久以有一双温柔的大手小心翼翼地牵着他,抚摸着他的头,但却想不起那双手的主人;菊的脑海里时常闪过战争的画面:浓浓的硝烟遮蔽了天空,飞机呼啸着在头顶投下一颗颗炸弹,惨叫声和哭喊声不绝于耳,鲜血、尸体和硫磺的恶臭混杂在一起,一派人间地狱的景象。菊的胃里翻江倒海,干呕不停。
对,就是在那时,菊见到了他,那个容貌与菊一样,有着菊没有的邪魅红瞳,有着菊没有的果敢与决绝的另一个菊。
他告诉他,他叫做本田葵。
他扶起了倚着墙呕吐的菊,轻柔地抚摸着他的背。
温热的鼻息扑在菊的耳根,他说:"别怕,所有你不愿意做的事,都由在下替你做,在下会保护你,助你登上世界的顶峰。从此以后,再无人敢伤你。"
在无人的墙角,在枪炮轰鸣中,他抱着颤抖的菊,小心翼翼地、饱含深情地吻了他。身下的墙根处,一株沾了血的小葵花,不合时宜却又恰到好处地悄然开放。

后来,后来发生什么了呢。本田菊记不起来了。
每当到回忆到这里,就会莫名地疼痛,这一次来得格外猛烈,像是要将菊撕裂一般。残存的记忆被击成更小的碎片,漂浮着,逐渐失去了色彩,眩晕的脑中只留下了刺眼的、快要爆炸的惨白,耳鸣如同空袭时的警笛般尖锐地呼啸着,口鼻内弥漫着呛人的血腥味,胃痉挛不止地疼痛。菊跪倒在地,缺氧的大脑无法运转,眼前的景象摇晃着扭曲着变得虚幻,迅速地被黑暗吞噬。
于是,又回到了那片虚无的、黑色的水中。
这里,一切是如此的死寂,就像是......失去了重要的一部分后,残存的部分渐渐腐烂干枯,如今只剩下了一具空壳。
本田菊明白了,他丢失了另一个自己。那个名为本田葵的自己。